type
status
date
slug
summary
tags
category
icon
password
我想那个时候整个班里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在写日记。
一年的时间,B5规格的黑皮厚本,我写了3本。

我所在的省份是人口大省,整个高中每一级有48个班,每个班人数标配64人,有的班人数多的话会到70人。座次安排是三大列,每一大列有三小列,至少六排,具体按照人数来安排。
那时我的两位同桌(也是同小组成员,每个小组6个人),蛮好奇我的日记内容,因为他们觉得很奇怪,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在写日记。
我时常会花一节晚自习的时间来写今天一天的生活,或者隔两天写一次,我不会忌讳太多,字潦草点也可以,但是要写下来。
每晚三节晚自习,每节晚自习45分钟。第一节晚自习固定是数学(因为数学难,而且数学老师经常会在第一节晚自习的时间值班),后两节自由安排,但是因为有很多科目,所以三节晚自习加起来也经常写不完所有的作业。
数学嘛,趴下头去研究一道题,一直没有思路后抬头看表,发现已经过了15分钟,这是常事。因此每次写日记的时候,总是会写不完作业。
无论怎么样,数学值得占用一整节宝贵的晚自习。那时候副科老师布置作业也有个习惯,平时会少布置点,因为知道我们一晚上写不完;主科老师就很自由了,毕竟是三巨头主科。
我只写了一年,后来的高中生活日子实在是不好受,我便停止了这个伪装成习惯的行为。
若是真正的习惯,我应该不会停止吧。
那时的日子,平均一到两天能用完一支全新的黑色中性笔,写着写着突然没有墨水了,这是稀松平常的事情。
有时为了写个日记,想要赶紧记下来某个事情,会放弃去食堂吃晚饭,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让我能写下来。
我很感谢当时的班里同学,人普遍不错,没有人去偷看我的日记。
 
当时我的某个同桌曾经带着诧异和好奇,说:你居然在写日记?
是啊
能不能给我们俩看看,我们只看不会说出去的
这还是算了吧

前几年翻看那几本日记,总是会没翻几页就翻不下去。
内容包括自己写的诗,信誓旦旦自认为永远会记住的内容所以不写在日记里,某日碰上了某某某说了什么自认为得意的话,为了潇洒张扬而故意夸张的字体等等,看得我羞耻心和尴尬症大爆发。
没有成年前的心理活动着实是让我自己感到好笑和无奈。
尤其是会给自己定下莫名其妙的原则,认为不坚持这个原则就会影响到自己的生命。
我从来都没有猜中过自己的未来。

现在,这几本日记堆在我的柜子里,它们适合也喜欢睡觉,它们是我记录的时间的尸体,封闭的柜子是个合适的棺材。
 
《To The Sky》——The CureGreasy Fork脚本推荐(三)